第1章 渡星劫阵晋升成神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她仗剑成了三界顶流 第1章 渡星劫阵晋升成神
(读万卷 www.duwanjuan.info)    今日的天象异于寻常,晴空万里且还有大大小小的、泛着不同颜色的光晕遍布,其实这样的迹象已经连续一段时间了,只是今天的特别一点;

    此刻,文武君站在帝凰峰最高处看着天象,算了算差不多是小主从星劫阵出来的日子,又望了望天尊闭关的方向若有所思;

    不知,是否要去通报一声?

    但他又担心扰了天尊,可过往但凡与小主有关的事,天尊都会提前有所交代,而现在,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动静。

    文武君一时拿不定主意,便先等一等看情况再酌情处理;

    再说,他家小主是个厉害的角色,加上有星辰剑在,区区星劫阵不在话下。

    他家的小主也是现在的西谷谷主凩兮,待从星劫阵出来,年仅三万岁的她便是世间年龄最小的成神之人;

    虽说她早已是神之躯,但仍得去星劫阵中走一趟,这是晋神必不可少要走的路。

    在凩兮之前,当世的天尊帝枭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在万岁时成神、七万岁时修到上境巅峰的传奇神仙,实力强大到无人能轻易胜之的境界!

    有不少心怀不轨之人琢磨……

    或许找到他的软肋,指不定就能有一丝险胜的机会;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世间压根没有人知道他的软肋到底是什么。

    也因此,三界在天尊的制衡下相安无事,无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扰乱这三界的太平。

    星劫阵乃由天生,里面是何情况都是随每位历劫者而变化的,是凶、是吉皆看自身的命数,就算是修为通天的天神和天尊,他们当年从星劫阵出来的时候也都是伤痕累累;

    所以,凩兮从星劫阵中一身重伤的出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反而她竟能活着出来才是件令人惊讶的事。

    因为,她才三万岁啊!还是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这让一直对她怨恨在心的北海龙王起了歹念,觉得自己现在有绝对的实力赢她……

    这会儿,一阵寒身的阴风吹来,凩兮偏过脸、拂起袖子遮挡一二,待阴风吹过时,她才缓缓放下袖子,一双弯弯的凤眸谨慎的打量周边的环境;

    “这是什么地方?”

    说话的人正是藏在她另一只袖子中的木偶,它不是什么神仙,只是被人用一根古老桃木雕刻成人形的玩物;

    凩兮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木娃。

    木娃陪着凩兮从小长大,久而久之,受她身上仙泽的酝养而能开口说话;

    在星劫阵的这段时间,它已能幻化成人形出来陪她说说话、解解闷。

    有关于它更多的事,凩兮便不知道了,它自个也不知道;

    比如,到底是谁雕刻的?

    凩兮向前走了几步,神情也很迷茫的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这里的气味很奇怪。”

    忽然,她袖中闪出一道光芒;

    接而一个绑着丸子头、穿着一身上面有桃花花瓣装饰的素衣、男孩般性子、小丫头的模样出现在凩兮面前;

    只见,木娃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将凩兮护在身后,双目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般举动它在星劫阵中做过多次,虽然,每次最后都是凩兮出手消除危机,但它护着她的这份心意,凩兮很是感动。

    “木娃,快回去,这里很危险,我现在怕是没有多余的能力保护你!”

    话刚落,阴风便一阵又一阵的吹来;

    凩兮忙将木娃拉到身旁,留神提防着意外的发生。

    木娃被这阴风吹得抖了一哆嗦,说:“小主,这不是回西谷的路啊!”

    凩兮往前方看了看,说:“我们先往前走。”

    这条路越走越奇怪,浓雾越来越重,光线越来越暗,渐渐的便看不见脚下的路了;

    木娃打了个响指,素衣上的桃花花瓣即刻泛起了点点光芒,虽然不是很亮,但足够她们看清面前的路。

    “小主,我们该不会还在星劫阵中吧?”

    凩兮摇摇头,说:“不会,星劫阵乃神仙渡劫的地方,不会是这种血腥的气味。”

    “小主,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吗?”

    “看情势只有这一条路,只能往前走了。”

    “可是前面的雾更浓,我身上这点光已经不管用了。”

    此时,在她们面前的浓雾还飘着一层不透光的黑气,木娃身上的光完全透不过去;

    凩兮蹙了蹙眉,越来越好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同时,她隐隐感知到一股不安。

    凩兮幻出冰笛,借助冰笛上的白光照亮脚下的路,谨慎的同木娃缓缓往前走,寻找回西谷的路。

    两人还没走到百里远的距离,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凄笑声,断断续续的围绕在她们周边;

    木娃嫌弃的晃了晃脑袋,说:“啊,这是什么东西啊,笑得这么难听?!”

    凩兮凝神,视线锁定传来声音的方向,冰笛指着,问:“谁?出来!”

    在凩兮的这一声质问后,那笑声断了,也没有应答凩兮的话;

    但是,才安静了些许,笑声又响起了,这次换了个方向,而且笑得比之前更猖狂了。

    敌在暗,还有这层层浓雾阻挡,当下无论是退守还是进攻,她们都不占任何优势;

    “小主,它们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木娃小声的附在凩兮耳旁说道;

    凩兮施加些法术在冰笛上,让光再亮些,可是仍是无法找出那些可疑的人。

    “出来,何必躲着藏着,有本事的就出来与本谷主正面交战。”

    又是如此,笑声又停了,且仍无人接话应答,周边也没有任何有迹可寻的动静;

    “木娃,跟紧我。”

    凩兮试探性的凭着感觉往前走,木娃小心翼翼的跟在凩兮身后,警惕身后的情况。

    果然不出一会儿,凄笑声再次在她们耳边响起;

    凩兮即刻一掌击去,同时用冰笛的光看是何情况。

    这次,不知是它们没法躲过凩兮的那一掌,还是故意暴露痕迹,只见两团还未化成鬼样的戾气在她的正前方嚣张着。

    “小主,小心。”

    突然,两团戾气穿梭在浓雾中,在扰乱凩兮视野之际,架势凶猛的朝她发起攻击。

    凩兮侧身躲过,然后拉起木娃往前冲出去;

    拉开一段距离后,凩兮转身与木娃互换位置,然后挥动冰笛接住它们的袭击。

    一招交手后,它们虽是暂时的后退,但看那架势是准备出大招了。

    “木娃,拿着。”

    凩兮将冰笛抛给木娃,随后唤出星辰剑,正欲拔出剑刃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剑刃给推了回去。

    木娃担心唤道:“小主。”

    虽然星辰剑一出,剑上的星光能立马照亮周边,也可以一剑就能收拾了这两团嚣张的戾气;

    可是,以凩兮现在重伤的情况,要想发挥这般实力,恐怕得拼尽全力。

    这是木娃担心的一点,还有一点是担心凩兮不能扛住剑上某种奇怪的力量,它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知道每次她想要用这剑时,剑刚拔出一点,凩兮便会头痛难耐。

    所以,她极少用剑刃对敌,哪怕是在星劫阵中,都不曾拔出星辰剑,否则也不至于会重伤成这般模样。

    凩兮此刻的神态很凝重,她担忧的事除了木娃所想的那些,还有最严重的一个问题,那便是她不能随意出剑!

    刚才的交手,她知道了此地是南冥鬼域。

    这片充斥着浑浊黑气的荒地,便是鬼后的地盘。

    鬼后是冥魔王的发妻,又黑又长的指甲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姿色和独门利器;

    十指指尖藏有夺命剧毒,而且只要她勾一勾手指,便能轻松驱使无数恶魂厉鬼,使它们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她的红裙之下,为她卖命。

    不过,自从冥魔王企图毁灭世间被天尊打入万劫深渊下封印之后,鬼后便出奇安分的一直守在鬼域,距今都未曾出来嚣张过。

    但究竟从何开始,鬼域的黑气悄悄变得越发强盛逼人!

    凩兮有种不好的预感,似有不妙的阴谋在暗中滋生!这事得回去后再详查,眼下关键是要如何安全的从这里出去。

    误入这里已经是破坏了三界守恒、互不侵犯的规矩,若是在此杀了它们,鬼后定会以此事要挟,到时世间和天尊怕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凩兮只能持剑在前,一边谨慎的往后退防守,但那两团戾气似乎看出了凩兮的顾虑,嚣张的不停逼近。

    “木娃,照顾好自己。”

    如此险境,凩兮还不忘轻声叮嘱木娃;

    木娃手上有冰笛,暂且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还是得多留个心眼提防。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一团戾气停下,似乎在打量着凩兮,然后吧唧吧唧的说:“嘿嘿……这不是传说中年龄最小、修为最高的西谷谷主吗?”

    另一团戾气接话,说:“嘿嘿……这小丫头是西谷谷主?骗鬼吧,就她这副惨样是西谷谷主?!那老鬼我就是天尊!啊不,是天神!嘿嘿……”

    这团自称为老鬼的戾气竟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嘲讽她!以凩兮的性子定会毫不留情的将它们打入万劫深渊,但眼下碍于要顾全大局,只能先隐忍一下。

    木娃自然是气不过的,它家小主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小瞧过,冰笛在它手中因力道加重而发出“吱吱”的响声;

    凩兮察觉出,小声道:“木娃……”

    “我知道的,小主,您放心,我不会在这时候冲动的。”

    木娃说完,两眼冒着怒气狠狠瞪着那两团极其嚣张的戾气。

    两团戾气完全忽视木娃的怒瞪,继续自顾自的嚣张道:“嘿……老鬼,传说中的西谷谷主可是有把美如繁星辰月、威如电闪雷鸣的星辰剑,你去,近些瞧瞧,她手上拿着的那剑是不是?”读万卷 www.duwanjuan.info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她仗剑成了三界顶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她仗剑成了三界顶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她仗剑成了三界顶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