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贤者之石 第二章 蛮荒食谱

读万卷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炼金王座 第一卷 贤者之石 第二章 蛮荒食谱
(读万卷 www.duwanjuan.info)    一幢宏伟的宫殿前,斯坦利沿着一条巨大的红毯向大门走去。

    耀眼的阳光照在宫殿的金色围栏和各式雕像上,他抬头望向位于中部的一尊雄伟雕像。

    那是一个戴着王冠的男人,他擎起宝剑,骑在马上目视远方,斯坦利略微眯眼,低下头走进大门。

    他来到一条拱顶长廊前,阳光从西边的一排石柱间洒进,长廊显得宽广明亮,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正站在长廊中央,望着外面的花圃。

    斯坦利走上前,略微躬身,以一种比面对马丁时更加谦卑的态度说道:“二王子殿下。”

    年轻人正是红石国的二王子勃兰特·诺曼,享誉全国的诺曼公爵,他转过身,微笑着说:“斯坦利,你来了,马丁怎么样?”

    “他仍在析出‘污染牌’,今天所析出的,应该是‘汤匙’牌组的红桃III,身份牌‘炼金之犬’。”

    “嗯。已经析到3阶了吗......他没有发现什么吧?”

    “从他的表现来看,‘海市蜃楼镜’的效果仍然存在,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样貌。”斯坦利恭敬说到。

    “但从昨天开始,他的状态越来越不稳定了,并且可能已经对我产生怀疑。我建议,二王子殿下。”斯坦利抬起头看向身前的英俊男人。

    “尽快将他清除,以免留下后患。”

    “无妨。”勃兰特从旁边的方桌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

    “恶龙格罗斯三天前被基金会回收,大家都以为最后的异种已经被消灭,这场从‘圣光纪元’持续到现在的战争终于走到了尾声。”

    “而所有的异种,都成为了人类手中的“污染牌”或者神奇物品。”勃兰特摩挲着左手的一枚黄金戒指说道,那戒指造型古朴,用极细的线条雕刻着一个六芒星星币的符号。

    “斯坦利,你说,如果其他人知道这世上还有一只异种,并且是至少容纳了‘汤匙’、‘酒杯’、‘星币’、‘假面’四套牌组的元祖级异种,他们会处死它吗?”他转头看了斯坦利一眼,然后又自顾自地说道:

    “不可能的。就算他现在只能析出位阶最低的3阶牌了,谁又能保证他身上不会有其他牌组呢?比如‘权杖’?‘巨石’?“

    他望着站在石柱阴影中的斯坦利,饶有兴致地问道。

    “又或者是让你吃掉自己一根拇指的‘水镜’VII‘虚相神官’?”

    “我明白了,殿下。”斯坦利向眼前的英俊男人鞠了一躬。

    勃兰特看着百花争奇斗艳的花园,突然想起了那个被称为“午夜玫瑰”的女人,那朵他魂牵梦绕却注定得不到的带刺玫瑰,也是他那同父异母弟弟的母亲,特蕾莎王妃。

    他握紧拳头,正是因为她,他才这么拼命地想要进阶,甚至与圣光教廷合作,偷偷饲养着最后一只异种,夺取他身上的“污染牌”。

    他已经是红石国最年轻的5阶牌容纳者,容纳了“宝剑”牌组的红桃V:“黄昏十字军”,甚至在一处海底墓穴中秘密发掘到了传奇巨匠阿加雷斯打造的七把圣剑之一的“猎龙者”。

    但勃兰特明白这还远远不够,不去说更为霸道的16套“污染者”牌组,“宝剑”连同为“拯救者“牌组的“天秤”、“高塔”、“提灯”这三副大师牌都比不上。

    而且5阶之上还有5个位阶,甚至还有那传说中的大小王人头牌,他至少需要容纳“宝剑”VII才能拿到足够的话语权。

    据说那位灰烬小队的队长,就是“宝剑”牌组的容纳者,红桃VII“旭日圣骑”。

    勃兰特喝下一口酒,感受着酒精划过喉咙所带来的那份温润与灼热,再次询问斯坦利:“科内尔最近没什么出格的举动吧。”

    “自从前天过度调高‘双生之焰’导致马丁差点死亡后,三王子似乎是被特蕾莎王妃软禁在了王宫里,没有再出现过了。”

    “嗯......看住马丁,不要让科内尔打乱了计划。”

    二王子将杯中的酒喝光,“基金会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明天就会把她送进金雀宫,当他的‘新娘’。希望那些老家伙们是对的,‘污染者’的血脉,仍然是‘污染者’。”

    -------------------------------------

    马丁在斯坦利走后睡了个午觉,他穿越过来后睡眠质量都很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床特别舒服的原因。

    他来到卧室的书桌旁,开始研究上午的那本黑色大书。

    他今早起床时手里就抓着它,可他完全不记得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来到这以后他只进过一次书房,他唯一记得的就是窗台上的花开的不错。

    都过上贵族的生活了,还需要看书吗?

    他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本来想让斯坦利去查一查。

    可他随手翻开后发现书里的内容极其丰富,那鹿角茴芹及松鼠舌的功效就是他找到的,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按照书上的记载操作了一下,没想到效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很多。

    所以现在他决定好好看看这书里到底写了什么。

    马丁抚摸着封皮上的复杂纹路,那暗红色的纹路如同血管一般,再次触碰仍然能让他产生一种它在跳动的错觉。

    封皮上写着六个歪歪扭扭的白色大字:

    《蛮荒生物食谱》。

    认出书名之后马丁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中文,而是某种没接触过的语言。他反应过来这几天他所听到的、所说的也都不是中文。

    看来自己虽然没有前身的记忆,却继承了前身的语言习惯。

    他翻开封面,发现扉页上用黑色的糊状液体写着一些字,而这在他之前翻动这本书时被他忽略了。

    “食谱使用规则:”

    “一、禁止吃人。”

    下面有一行小字:“高阶炼金术士从不屑于烹饪人类这种劣等素材。”

    “二、魔法需要时间。”

    “就像啫噜怪需要至少3个小时才能熬成汤。”

    “三、发放汤药不应求取报酬。”

    “如果你是人类,奉献是唯一的美德;如果你是所谓的‘污染者’,别逗了,人类根本不敢喝你的汤药,他们只会把你送进裁判所烧死。”

    马丁逐渐张大了嘴巴,口水再次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不能吃人是因为人类是“劣等素材”?难道是因为人肉难吃吗?这书的主人已经吃过了吗?

    还有啫噜怪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恶心啊!

    马丁下意识地吸了吸流出的口水,继续往后翻,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奇怪的动植物名称及说明,还配了图。

    并且,一些名称的后面印了一只鸟的符号,另一些印了一只蛙的符号,他随意看了一些:

    “黑麦草,被称为‘牧羊人的气象镜’,吃下可以抵抗‘石柱’牌组的法官律令,非常有效。”

    “白花酢浆草,著名的‘仙女铃铛’,十分珍贵。白花粘上本人鲜血后穿戴于身,接触皮肤,可以逃避无端的监禁和诱捕。”

    “黄叶忍冬,幸运之草,北边那些愚蠢的丑龙最喜欢戴的植物,用绿蜡烛薰过可以招来黄金-众所周知这是那些丑龙最喜欢的。”

    这几个植物我好像在哪见过...“石柱”牌组是什么?北方那些丑龙又是什么?蜥蜴吗?

    他回忆起好像在书房的阳台上见过其中的哪个植物,于是他走出卧室,朝着书房走去。

    大厅里,壁炉里的松木还在静静燃烧,女仆和侍从们不知道去哪了,整个大厅只有马丁自己。

    他穿着拖鞋披着睡袍,低头看着那本食谱走过了餐桌,走过了那两口坩埚,走过了那扇落地镜。

    奇怪的是,这面巨大的落地镜上,此时出现了数条布满整个镜面的巨大裂纹,镜子倒映出的画面显得支离破碎。

    马丁趿拉趿拉地走过了镜子。

    然后他突然定住了。

    再往后退,停在了破碎的落地镜前。

    他转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巴再一次张大。

    越张越大。

    那破碎的镜子里,每块碎片都映出了一个身影,那是一只像人一样站立着的斑点狗。

    那斑点狗两只前爪拿着一本大书,后爪踩在拖鞋里,身上披了一件睡袍。

    无数的斑点狗从镜子里惊讶地看着马丁,它们咧开的嘴角开始流出口水,全部滴在了暗红色的地毯上。读万卷 www.duwanjuan.info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炼金王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炼金王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炼金王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